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新疆纪委去年查处16名厅官 部分涉权色交易

《最后一公里》从新疆纪委获悉,2014新疆纪委重拳出击,查处一批腐败分子,其中党政纪处分2184人,涉地厅级干部16人;严查了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医药卫生、征地拆迁、教育等领域案件;严查多起在朝觐事务管理工作中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    党政纪处分2184人,地厅级干部16人    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  自治区警察学院原党委书记李彦明  自治区绿化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振华  自治区政协经济委员会原主任高烈卿  和田市原市长阿迪力 努尔买买提  ……    2014年年初,新疆区纪委发布消息,对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随着案件审查的不断深入,在人防办这个游离于干部群众视野之外,只有11个内设处室和事业单位的小“衙门”,竟然挖出了5名正处级干部涉嫌犯罪,多名处级领导干部违纪,涉案金额高达上千万元,人员比例之高、数额之大,令人深感震惊。    2014年,新疆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全年共受理信访举报19954(件)次,同比增长57.9%;初核案件线索3691件,同比增长90.3%;立案调查2217件,同比增长82.3%;结案2063件,同比增长73.8%;党政纪处分2184人,同比增长56.6%。新疆区纪委监察厅本级初步核实案件线索57件,同比增长96.6%;立案审查22件涉及32人,同比增长144.4%,其中地厅级干部16人,同比增长45.4%,用实际行动彰显了严惩腐败的坚定决心。    严查医药卫生、征地拆迁、教育等损害群众利益案件  2014年,各地州市纪检监察机关初核案件线索430件,同比增长123.9%,立案审查176件,同比增长67.6%,涉及地州市同级党委管理县处级干部117人,同比增长69.5%。  其中,塔城地区、乌鲁木齐市、阿克苏地区、哈密地区、克拉玛依市纪委监察局自办案件数量居前五位。  在严肃查处一批大案要案的同时,全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查了发生在医药卫生、征地拆迁、教育系统等部门和领域的违纪违法案件,以及发生在群众身边和基层的损害群众利益的案件。各地州市纪委捷报频传。  2014年,全区共查处发生在农村基层的案件643件处分663人,占立案总数的28.9%,同比增长61.5%。  塔城地区纪委查处了乌苏市四棵树镇兴科农场负责人黄凤彪套取农作物植补和抗震安居补贴案件;  阿克苏地区纪委查处了阿瓦提县阿依巴格乡农技推广站站长买合木提毛拉买提套取小麦补助资金案件;  和田地区纪委查处了和田市原市委副书记周广川等人天然气工程中贪污、受贿窝案;  乌鲁木齐市纪委查处了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中亚南路街道白石桥社区主任江梦萍虚开发票套取社区工作人员餐费补助案件……  严查违反政治纪律案件  严查多起在朝觐事务管理工作中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  自治区民委(宗教局)原副巡视员  朝觐办原主任艾尼瓦尔 吐尔地  克州党委原常委、公安局原局长王新中  阿图什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亚力坤 吐尔地等32名党员领导干部  2014年2月以来,新疆区严肃查处了多起在朝觐事务管理工作中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滥用职权、失职渎职、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违纪违法案件。  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严肃党纪国法,经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批准,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给予艾尼瓦尔 吐尔地、王新中、亚力坤吐尔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3人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对其他涉案的党员干部,由克州纪委监察局分别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  一年来,全区共查处违反政治纪律案件323件355人,同比增长602.1%,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33人,有力地维护了党的政治纪律的严肃性,维护了社会政治大局稳定。    为加大办案力量,新疆区纪委突出抓好办案队伍建设,在人员不增、编制不加的前提下,通过内部调整,使纪检监察室总数由4个增加到7个,办案人员力量增加了近50%。建立办案后备力量培养机制,制定下发《关于加快全区纪检监察办案后备力量培养的意见》, 从全区范围挑选了400多名年轻干部建立办案后备力量库,采取集中培训、以案代训等措施,提高办案后备干部案件审查能力,为查办案件提供有力的人力支持。  在案件查办过程中,新疆区纪委对信访举报、群众反映和监督检查、专项治理中发现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进行诫勉谈话和函询,做到警示在前、防微杜渐,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防止小错酿成大错、小案养成大案。 2014年,全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函询124人次,谈话67人次,了结79人次,起到了较好的教育警醒作用。  来源:最后一公里(原标题:独家 | 新疆纪委去年查16厅官,

#2015安徽两会#【安徽公布12名“落马”厅官办案进展:江山和方西屏案正在侦查】昨日下午,@安徽检察 检察长薛江武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报告向外公布12名厅级以上落马官员的案件查办进展情况,

有人说,王敏是没有地方主政经验的官员,被派任省会城市一把手,相对少见。这一履历也导致他“写材料、作讲话有一套,但干事不太行,在济南这三年多,感觉做的事情不多。”   文_本刊记者  王巧捧  发自济南  2014年12月31日上午10点,济南市委所在地——半个月前被中央纪委监察部专题片点名奢华超标的龙奥大厦G303会议室,市委市政府2014年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如常召开。  这一新闻发布会制度正是王敏在2014年初倡导实行的。一年期满,王敏的名字却未能再出现在发布内容中。  据知情人描述,12月18日下午,多辆警车鸣笛进入济南市委大院,大约出动了20多名武警。几个小时后,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被带走。  中央纪委网站当晚9点25分通告王敏落马消息。当地媒体人士透露,当晚准备刊发关于王敏的报道,得知消息后,匆忙撤换掉。  包括当地政界、媒体、一些企业人士,对王敏被调查的消息,都感到意外。“没想到第一个是他,很突然。”  王敏是十八大以来山东落马的第一个省部级官员,是土生土长的山东本地干部,在山东任职长达33年,工作地一直没有离开过济南。    不同于有些官员落马后,王敏对于外界,至今都是一个比较模糊的面孔。在廉政瞭望记者的调查中,有人说他不修边幅,有人说他讲究排场,有人说他脾气粗暴,有人说他仗义疏财。  一位与王敏接触过多年的朋友透露,王敏的父亲王春华曾在山东聊城地区先后任文教局局长、教育局局长,后为聊城师范学院院长兼党委副书记,为11级干部。  在朋友眼里,王敏作为“官二代”,工作后起点高,1982年从山东师范大学政治系政治专业一毕业,即到山东省委调研室工业处工作。  朋友认为,王敏比较讲究排场,享受一种“大哥”的感觉,一直是老友聚会中的焦点人物。“王敏定的话题就是大家的话题,王敏的观点最后往往会统一大家的观点。”但这也被一些人认为,王官越大架子越大,喜欢被奉承。  另一方面,王敏与朋友相处、说话比较随意。毕业30多年,每年的大学同学聚会,他几乎都会参加。一次,有位同学穿着中山装坐得笔挺,王敏当面挖苦其穿得像参加遗体告别似的。  王敏的随意也带到了工作风格上。比如王敏任省委宣传部长时,到大众日报找人,在大厅里喊,“XXX,你给我出来”。  对于王敏被传对下属发脾气的一些事情,该朋友认为,他确实脾气不好,说话直。但其朋友对舆论的大肆指责认为要分情况,有些领导发火是事态所迫,有些时候下级执行不力,有些时候是对一些违规现象的气愤所致。  该人士举例,有报道显示,在公开会议上,王敏对干部酒驾行为表态:“多喝了几杯,哪怕躺马路上睡几个钟头,你也别开车走!因为醉驾被查,你说丢人不丢人!”  但也有官场人士认为,王敏有时确实不讲究方式方法,不顾及下属尊严,个人修为不高。  王敏的同学认为,从小家境较好,让他对钱财看得比较开。“如果说对钱一点欲望也没有,也不可能,但他鄙视那种贪得无厌的人。”该人士透露,王敏的妻子患乳腺癌后,一朋友去探望时,送上5万元,被王敏拒绝。  上大学前,王敏在聊城工作生活多年。王敏的朋友透露,王认识同为聊城人的孔繁森,曾表示认同孔繁森的价值观。但对王敏后来的变化,朋友表示不甚了解。    上述熟悉王敏的人士说,王对朋友热心、爱管闲事,有时对朋友的家事也会直言发表意见。  “他这个人的缺点是拉帮结伙,讲究哥们义气,身上充满匪气,像山大王。”王敏的朋友透露,王敏曾对“出事”朋友相助、或尽可能地予以照顾。  2010年12月6日,“齐鲁银行金融诈骗案”案发,涉案金额101亿元,轰动一时。“其中涉及厅级干部9人、处级干部6人。”  媒体报道齐鲁银行诈骗案的涉案官员时,点名提到一名官员被调查,其夫人此前在齐鲁银行任职。事发当月,该官员先是从某部常务副职被调任另一部门的副职,排名最后。但此后便没有后续消息。  据王敏上述朋友透露,王敏与此官员为好友,在此人平安过渡上出力不小。  2014年12月26日,廉政瞭望记者从该官员所在部门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官员近期一直没有到单位上班,在该部官方网站领导介绍里,没有该官员信息。  2013年薄熙来案在济南中院审理期间,薄熙来亲属抵达济南,被安排入住四星级宾馆舜耕山庄。舜耕山庄属济南市政府管理,是济南市委市政府的重要活动场地。王敏的朋友透露,王敏与薄熙来熟识多年,认为这一安排体现了王敏对薄家人的关照。  2014年7月9日中央第四巡视组向山东省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到,“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作风建设方面,顶风违纪行为屡禁不止”。  另一方面,出于不可知的原因,薄熙来的辩护律师是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而该律师事务所主任,恰是王敏的同班同学兼好友。  目前王敏的一名律师朋友愿意为他担任辩护律师。也有曾经与王敏交好的官员称,王敏都被公布调查了,没救了,别管他了。   2004年12月,王敏以省委副秘书长的身份升为省委常委,跻身副省部级,这一安排相对罕见。  王敏大学毕业即进入省委调研室,在调研室、研究室工作长达十年。接近济南官场的人士介绍,大约与省委政研室出身有关,王敏热衷调研。  据大众网报道,2014年8月27日,济南市启动乡村扶贫解困工作,选定100个特困村。9月14日至11月8日,56天的时间里,王敏先后走访了其中58个特困村。  山东多名接近官场的人士认为,王敏比较勤政,在北京开会期间,周六周日还回济南处理事务。曾经与王敏家邻近的一位朋友说,王敏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时,经常晚上10点过回家。该朋友透露,王身患糖尿病、脂肪肝、高血压等多种慢性病,还因十二指肠肿瘤做过两次小手术。  上述人士说,王敏作为没有地方主政经验的官员,被派任省会城市一把手,也属少见。这一履历也导致他“写材料、作讲话有一套,但是没有过主政地方的经验,干事不太行,在济南这三年多,感觉做的事情不多。”  王敏落马后,有舆论指王喜欢在报纸上批示,作秀。有当地媒体人士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当地媒体认为这不能算作秀。“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了解民情,最好的两个窗口就是调研和媒体报道了,他喜欢从媒体上知道一些事情,这不是什么坏事。”该媒体人士透露,这一做法一度促进了一些政风的改进。“王敏刚主政济南时,曾下力改进政府部门的工作作风,优化营商环境。政府机关一度积极整改,害怕被曝光。后来一些区、县委书记也学会了这一招。那段时间,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  另一名官场观察人士认为,在一些政事上,王敏执政风格比较强势,推动工作手段比较强硬,对于个别长期遗留问题,敢于碰硬。  2008年以来,位于济南经十东路的彩石山庄成为烂尾楼盘,2000余户购房家庭被套。据一些购房者说,当地多年来的处理方式是法院不立案、媒体不报道。  及至2013年,济南市将彩石山庄纠纷提上日程,始有文字见诸报端。据公开报道,转机出现在2013年6月,“在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和副书记雷杰的要求下,济南市成立彩石山庄协调领导小组。”“济南希望在省政府拿出办法前,尽可能多地分批解决业主的不同诉求,甚至由市政府垫付部分资金。”  近年来济南的城市空间布局中,“北跨”受制于地理条件和基础设施限制,一直进展缓慢,为此一度引发待开发区居民的抱怨。一名拆迁区域的户主介绍,王敏上任以后,为推动拆迁改造,几乎每周都要到现场督工。  王敏曾经担任过宣传部长,被认为很会利用媒体自我宣传。一名接近王敏的人士透露,有一次王去商河县考察,路遇小车祸,一名农村老汉轻伤倒地,他还特别下来看了一下,要求安抚好老人。第二天济南日报刊登了相关报道。   王敏被带走之前,毫无征兆,但被带走几小时之后,中央纪委网站即公布了其被调查的消息。  济南接近官场的观察人士猜测,可能是被此前落马商人供出。2014年10月12日 ,江苏省委原党委、秘书长赵少麟被公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其子赵晋也被曝于当年7月被带走。  赵晋的房地产公司在天津和济南两地深耕。其山东诚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6年7月在山东济南登记注册,不久即取得诚基中心所在地块。项目占地面积约166亩,总建筑面积约33万平方米,总投资约13亿元。除诚基中心外,该公司在济南还开发有济南万豪国际、济南卓越时代广场。  赵晋与王敏的确切关系,尚不得而知。但有传闻指,诚基房地产开发公司是由王敏引进济南。  诚基中心自推出以来一直饱受争议。该楼盘位居济南市中心泉城广场旁,位置绝佳。但被业主投诉最多。业主投诉诚基中心商品房销售后,擅自变更原始规划与设计,违规加盖,改容积率,不通暖气、煤气,以及停车位不足等众多问题。其问题与赵晋的公司在天津的楼盘问题相近。  因车位不足,一些业主把车停在地上,堵住消防通道。2011年12月6日,诚基中心一期21号楼发生火灾,致两人死亡,而消防车和救护车却难以进入火场。  2014年冬天,业主收房5年后,诚基中心才开始接进暖气管。一名诚基中心业主透露,以前每到冬天,小区业主就一起堵路,甚至导致一些公交车临时改道。业主们还指出,因名声太差,诚基中心于2013年改名为天阶泓都国际。  受困于诚基中心业主引发的投诉和群体性事件,当地相关部门深感头疼。当地传闻,济南某局局长曾求赵晋别再在济南开发房地产。  去年中央巡视组对山东的反馈意见包含,“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对腐败案件查处力度不够,有的对查办案件有畏难情绪,有的案件处理偏轻,对省管正职领导干部审计中发现的问题责任追究不力。”  上述观察人士分析,山东是儒家文化发源地,但忠、义等观念有时被官场关系扭曲。  近年来,山东虽然有高官落马,但基本对其他官员牵连不大,其他地方出现的腐败窝案等情况,在山东基本没有发生。  除王敏外,近年来山东省被查处的副省级官员有:山东原副省长黄胜,山东省政府秘书长张万青,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落马,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段义和。  除王敏有待观察外,此前5人多为相对独立的案件,较少牵扯出涉事官员的“朋友圈”,甚至对下属官员、行贿人的影响都不大。  此次王敏落马,是单个案件,还是会牵扯出其他官员,山东官场人士对此也多有议论,坊间正拭目以待。

中新网杭州2月12日电(记者赵小燕)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日对杭州“7•5”公交车纵火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包来旭被判放火罪成立,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7月5日,一辆载有80余名乘客的杭州7路公交车途径杭州东坡路与庆春路交叉口时突然发生燃烧,沿途市民经过后纷纷参与到救火和救人的队伍中,但大火迅速蔓延,在短短6分钟里依然造成30人受伤,其中重伤者达到20人。事件后被警方确定为放火案件。同月8日凌晨,放火嫌疑人身份被确定,杭州警方宣布该案告破。  2015年1月28日,法庭对该案依法进行了庭审,庭审现场包来旭对指控的放火罪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认罪。包来旭说,因为自己常年患有肺结核,治疗效果一直不理想,遂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杭州检方认为,此案中包来旭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凿,故意引起了火灾,严重侵犯危害不特定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造成后果特别严重,主观恶意极深。  检方在庭上对受害人的陈述称:最小的是受害人只有7岁,本该拥有幸福的童年和美好的未来,但被包来旭的行为改变了;有一对情侣,已到了谈 婚论嫁的时候,现在两人双双被烧成重伤,一个气管切开、四肢植皮,一个呼吸道烧伤、右手运动功能丧失,这两个年轻人的甜蜜生活已被彻底摧毁……  检方认为,包的行为是一种极端反社会行为,是对法律和秩序挑战,近年来公共场所频发的暴力安全犯罪事件,伴随着大量无辜命中的伤亡。必须对极端暴力行为的恶零容忍,明晰善恶的边缘。检方不能同意从轻量刑意见。  而包的辩护人金亮新则希望法庭能考虑对包减轻量刑。称包来旭是初犯偶犯,认罪悔罪态度真实诚恳、对后果感到无比自责,也希望弥补。  据了解,包来旭在治疗及和律师会见期间,表示愿意捐献有用的器官,以取得被害人和社会公众的谅解。

  山东省政协委员徐凌忠用“抖了个猛料”形容山东省省长郭树清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数据:  “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一些地方超过120∶100。”  在众多医药界代表委员看来,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出生人口性别比”,并且以“严重失衡”形容,还是头一回。  “这堪称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亮点,政府不避讳问题的态度让人振奋。”山东省政协委员丁新甫说。  2014年年底,山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山东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例降至116.6,连续4年下降,位列全国第8位,山东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坦言,这一比例依然严重偏高。  这一东部大省的境遇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国目前面临的尴尬。  国家统计局1月20日发布的2014年度人口数据显示,2014年大陆人口136782万人,男性人口70079万人,女性人口66703万人,即男性比女性多3376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6,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5.88,性别结构失衡。  1月2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加强打击防控采血鉴定胎儿性别行为的通知》的解读文章指出:目前,世界上有18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生人口性别比高于107的正常值上限,我国是世界上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波及人口最多的国家。  出生人口性别比之所以严重失衡,长期居高不下,在徐凌忠看来,这与传统的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等落后思想不无关系,据他观察,出生人口性别比与文化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落后、贫困地区这一比例更为突出。  “此外,‘两非’现象也是造成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重要原因。”徐凌忠说。作为山东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他长期关注这一问题。  所谓“两非”现象,即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非医学需要的人工终止妊娠。在徐凌忠看来,这与小部分医务人员没有恪守职业道德直接相关,“从职业和伦理学角度都是不道德的”。  这种人为选择胎儿性别的现象有多严重?  山东省政协委员连方举例,一些村子甚至专门买来B超机器,供全村妇女鉴定胎儿性别。  连方是山东中医药大学妇科教研室主任,作为妇科专家,她不止一次诊治因非法堕胎而不孕不育病症的女性。连方说:“我问一些就诊的病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不孕,是因为孩子畸形吗?一些病人不好意思地说,是因为之前怀的是女儿,索性打胎了。”  “如果是正常范围内,出生人口性别比一定不会这么高。出现严重失衡,肯定是人为选择的结果。”连方说。  除了溺婴、弃婴、非法买卖人口等影响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因素外,委员们均提到了非法机构的“地下产业链”。  国家卫计委上述官网文章指出:近年来,一些非法机构和个人通过网络拉“业务”,由专人上门或选取隐蔽地方为内地孕妇抽取静脉血样,用简易冷藏容器贮存,送往境外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已形成非法牟利的地下产业链,进一步加剧了我国出生人口性别结构的失衡。  比例攀升究竟有何影响?在徐凌忠看来,这不仅可能导致将来性暴力等恶性犯罪事件增加,而且可能对农村青年男性寻找配偶造成困难,加剧拐卖人口现象滋生,此外,可能造成夫妻双方年龄差距加大,从而导致不孕不育概率加大、以及后代出生缺陷增加等影响人口素质的问题。  如何解决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问题?对此,2015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仅简单提及:“改进计划生育管理体制,实现免费孕前优生检查城乡全覆盖,开展出生人口性别比综合治理。”  在代表委员看来,这一问题的解决是一项综合工程,需要社会各层面共同努力。  连方认为,在医疗系统内部,要对违反相关制度规定的医疗从业人员实行严查、严惩,对带头违反规定的党政干部实行行政连带责任。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对‘两非’现象实行严厉打击,但有时不免出现反弹,出生人口性别比不降反升,关键还是要严格落实。”徐凌忠说。他建议,适时放开一对夫妇一对孩儿的政策,“这对控制出生人口性别比有一定帮助,也具有一定可行性”。  连方在接诊中,曾遇到这样一位病人,之前因怀的均是女孩,两度引产,到35岁时,发现自己再难怀孕,于是找到了连方。  最终检查结果令人沮丧,受之前引产的影响,病人身体条件已不再允许自然怀孕,精神受到很大创伤。  “如果允许生两个孩子的话,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胎儿性别的人为选择”连方认为。  此外,连方还建议提高女性生育待遇,包括带薪休产假、带薪带孩子到3岁,提高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包括医院陪护、养老院建设和社区监护等。  本报济南1月27日电(原标题: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6-04-03 10:33:15